咨询热线

400-158-8811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何“破7”?快来听听央行是怎么说的

2019-09-23 移民评估

8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人民币汇率相关问题回答了《金融时报》记者提问。


记者:人民币汇率为何“破7”?


答: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今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继续保持稳定和强势,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


中国实施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是由这一机制决定的,这是浮动汇率制度的应有之义。从全球市场角度观察,作为货币之间的比价,汇率波动也是常态,有了波动,价格机制才能发挥资源配置和自动调节的作用。如果回顾过去20年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会发现人民币对美元既有过8块多的时候,也有过7块多和6块多的时候,现在人民币汇率又回到7块钱以上。需要说明的是,人民币汇率“破7”,这个“7”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大水就会一泻千里;“7”更像水库的水位,丰水期的时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又会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


尽管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有所贬值,但从历史上看,人民币总体是升值的。过去20年国际清算银行计算的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都升值了30%左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了20%,是国际主要货币中最强势的货币。今年以来,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仍保持着稳定地位,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是走强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了0.3%。2019年初至8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0.53%,小于同期韩元、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汇率的跌幅,是新兴市场货币中较为稳定的货币,而且强于欧元、英镑等储备货币。

记者:人民币汇率“破7”后走势会如何?


答:人民币汇率走势,长期取决于基本面,短期内市场供求和美元走势也会产生较大影响。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有利于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供求平衡的作用,在宏观上起到调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功能。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制造业门类齐全,产业体系较为完善,出口部门竞争力强,进口依存度适中,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中国国际收支有很强的调节作用,外汇市场自身会找到均衡。


从宏观层面看,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成效,增长韧性较强,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财政状况稳健,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国际收支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大体平衡,外汇储备充足,这些都为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根本支撑。特别是在目前美欧等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背景下,中国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的货币政策保持常态的国家,人民币资产的估值仍然偏低,稳定性相应更强,中国有望成为全球资金的“洼地”。


近年来在应对汇率波动过程中,人民银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并将继续创新和丰富调控工具箱,针对外汇市场可能出现的正反馈行为,要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坚决打击短期投机炒作,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稳定市场预期。人民银行有经验、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记者:人民币汇率“破7”对企业和居民有何影响?

答: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外汇管理要坚持改革开放,进一步提升跨境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破7”后这一政策取向不会变。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过去20多年,人民币对美元和一篮子货币升的时候多、贬的时候少,中国的老百姓主要金融资产在人民币上,受到最好的保护,其对外的购买力稳步攀升,这些均能从老百姓出国旅游、境外购物、子女海外上学中反映出来。


企业也是如此。我们不希望企业过多暴露在汇率风险中,支持企业购买汇率避险产品规避汇率风险。同时也要看到,目前人民币汇率既可能贬值,也可能升值,双向浮动是常态,不仅是企业,即便更为专业的金融机构也难以预测汇率的走势。


因此我们建议,要专注于实体业务,不要将精力过多用在判断或投机汇率趋势上,要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理念,叙做外汇衍生品应以锁定外汇成本、降低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实现主营业务盈利为目的,而不应以外汇衍生品交易本身盈利为目的。


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9225,下调229点,中间价贬值至2018年12月3日以来最低。上一交易日中间价6.8996,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6.9416,夜盘报收6.9420。

上午9时16分左右,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7”关口,最低贬值至7.0438。


在岸人民币开盘后,也随即跌破“7”关口,最低贬值至7.0424。

在离岸人民币汇率跌破“7”关口后,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幅迅速扩大。

截至9:35,离岸人民币最低报7.06340,在岸人民币最低报7.02910。

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因今日无逆回购到期,当日实现零投放零回笼。


1、人民币贬值催生纺织概念股走强

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构成较大利好。

一般来讲,纺织(人民币每贬值1%,纺织服装行业销售利润率上升2%至6%)、家电、海外工程承建(海外合同多以美元计价,以人民币为记账单位)、海外业务占比较多的会直接受益于人民币贬值。

今天,纺织服装板块早盘活跃,华纺股份一字涨停,中潜股份、凤竹纺织、华升股份盘中拉升4%,嘉欣丝绸、上海三毛等个股跟涨3%,其他纺织概念股盘中呈现逆势活跃。

此外,概念股集体大涨,高出口占比公司受资金追捧,伊戈尔、迪生力、永冠新材涨停。


2、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风险可控

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董文欣认为,当前美元指数走势及外部环境的演变仍是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核心逻辑。据外汇交易员透露,市场避险情绪的急速升温或许能够解释当日人民币汇率的不佳走势。


“市场或出现资金转向安全资产的现象,新兴市场股市和汇市再次受挫。”不过,华侨银行驻新加坡财资研究和策略主管Selena Ling也强调,目前全球宏观风险并未爆发。


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风险可控。多位交易员称,客盘逢高结汇力量不小,助推了即期人民币汇率的反弹。此外,美元指数冲高回落,使市场再度陷入观望状态。“7月、8月的两份美国非农报告将成为推动市场走势的主要驱动。”嘉盛集团特许金融分析师Matt Weller表示。

回顾7月行情,由于市场交投相对清淡,人民币汇率“岿然不动”态势不改。即期汇率持续盘整月余,在6.87-6.88附近窄幅波动,而这一横盘区间终被打破,是否意味着人民币双边汇率下行压力重新增加?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市场对人民币长期贬值的预期并未显著聚集,汇率变化方向仍需等待合适时机选择。“贸易摩擦对美国市场的负面影响还未完全展现。”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汇率及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认为。


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当前中国境内外汇市场的供求相对平衡,已经一定程度上适应外部冲击。同时,今年我国贸易顺差总体增加,良好的出口收入和产品价格优势将继续推动国际市场追加人民币头寸,从而支撑人民币汇率企稳。


从中美利差判断,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本次美联储降息略低于市场预期,短期内美国长端利率的下行空间有限,“中美利差还将继续震荡,短期内难见大幅度的、方向性的波动,对人民币汇率影响相对有限。”


尽管美联储对于政策前景言辞谨慎,但降息之门已经打开。大华银行认为,美联储将在12月再度降息。


李刘阳表示,考虑到美联储年内再降息一次的可能性很高,美元指数的反弹高度将受限。“待美联储年底再降息的预期明确后,人民币汇率或将重新走强。”


3、全球掀起降息潮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为美联储十年来首次降息。消息公布后,美元指数直线拉升,最高涨至98.9418。


在美联储降息后,阿联酋央行、巴西央行、香港金管局等纷纷跟随。而事实上,年初至今全球有22个国家降息。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当天,中国央行未开展公开市场操作。

有分析指出,在全球贸易摩擦升级的局势下,或将迫使各家央行更积极地采取刺激措施,尤其是美联储可能被迫开启降息周期。


据央视财经报道,对于中国是否会跟进降息,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密切监测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根据中国的经济形势、价格变化及时进行政策预调微调,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利率水平合理稳定。


4、美联储降息不影响人民币趋势

美联储降息引发全球降息潮,中国是否开启降息?人民币汇率是否有贬值趋势?

海通宏观认为,美联储重新开启降息,且年内仍有进一步降息预期,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企稳。但国内货币政策主要还是依据国内情况而定,当前我国货币市场资金利率处在利率走廊下限附近,仍将维持合理充裕,但进一步宽松的空间不大,未来货币政策的重点非直接降息,而是通过“利率并轨”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引导银行贷款报价利率更加市场化、达到降低实体融资成本的目的。

事实上,对于人民币汇率是否会在今年“破7”,有专家持笃定看法认为不会。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此前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将维持双边走势。



谭雅玲认为,我国央行坚决使用逆周期因子的做法是对的。人民币与整个新兴市场的货币是连在一块的,而新兴市场的货币,对冲基金是有策略和有备而来的,是梯队型的贬值,说明这轮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的贬值,本身跟对冲基金炒作有很大关系。在她看来,人民币“破7”在今年不会发生,也不应该发生。


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研究主管韩会师表示,美联储降息不会对人民币起到明显的趋势性影响。从结售汇总体格局上看,目前市场对人民币后市的总体情绪仍略微偏空,但并不严重,总体上看企业和民众的总体情绪较为稳定,机构投机是人民币短期波动的主要驱动力。在外部市场和政治环境仍然不甚稳定的情况下,即使美联储降息,市场也很难对人民币升值给予过高期望。预计在美联储降息的短期情绪波动之后,人民币仍将回归区间震荡。


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曾表示,当前维持汇率稳定的潜台词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破7,7是一个重要的心理关口,但目前宏观经济形势需要汇率要有比较大的弹性。他认为,“人民币汇率如果由7变为7.1,中国并不会出现大问题。如果现在让汇率在7附近晃动,大家适应了就不会有大问题,我们应该用比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汇率的变动。7、7.1、7.2与6.9和6.95没有太大区别,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应该有信心。”

(以上部分内容综合整理自上证报、第一财经、中新经纬等)


成功案例